财经频道、现任总统初选失利!阿根廷股债汇三杀 为何不断重蹈覆

财经频道 2019-08-13137未知admin

  随后阿根廷央行紧急出手,于8月12日动用5000万美元自有的外汇储备,为2018年9月份以来首次干预市场。

  数据显示,短短不到两个小时,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跌约36%,刷新盘中历史低点至61.99比索,令其进一步成为今年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现跌幅有所收窄。

  阿根廷以欧元计价的债券下跌近9美分,债券收益率则上涨了近3%。

  股市也崩盘了30%!阿根廷主要股指Merval指数暴跌超30%,金融和能源股跌幅居前。

  其中,阿根廷电信(暴跌31%。阿根廷最大水泥生产商Loma Negra(LOMA.US)跌近60%.加利西亚金融(GGAL.US)跌超50%、Marco银行(BMA.US)跌超50%。在美上市的Global X MSCI阿根廷ETF最深跌28.9%,恐将创历史上最大单日跌幅。

  据央视网报道,阿根廷现任总统马克里与由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推举的费尔南德斯参与当地时间11日进行的总统初选,官方在计票工作已经完成大半后公布的初选结果,费尔南德斯的得票率超过47%,比马克里领先近15%,马克里在当晚的讲话中承认在初选中失利。

  上述报道称,马克里表示在十月的到来之前,执政党需要加倍努力,扭转局势。今年定于10月27日举行,届时如果一位候选人的得票率在45%以上或者在40%以上且比第二名高出10%,即当选下届总统。初选结果令马克里连任的概率越来越小。

  费尔南德斯提倡反紧缩政策(即宽松政策)提出向退休人员提供免费药品,为普通工人提高工资等。目前,市场担心,如果费尔南德斯当选,阿根廷政府的预算可能会再度膨胀,从而危及IMF对于阿根廷的经济援助,交易员们担心,这场选举是一个信号,表明该国可能会考虑回归货币和资本管制等政策,从而摆脱马克里对市场更为有利的头寸。

  而现任总统马克里于2015年就职,承诺以自由市场政策复兴经济,提高透明度和开放市场。但阿根廷一直没有能够走出经济危机,货币贬值、失业率高达10%、通胀率超过55%,都困扰着马克里政府。去年,阿根廷还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570亿美元贷款协议,如果马克里再度当选,则意味着阿根廷民众需要继续节衣缩食地过日子。

  高盛经济学家Tiago Severo在公开发表的研报中称,阿根廷国内外投资者都对初选结果感到失望,持续恶化的市场情绪和由此带来的金融状况收紧,可能在未来几天和几周继续对阿根廷脆弱的经济施压。美银美林也认为,阿根廷本币、股市及债市的抛售潮还没到停止的时刻。

  由于投资者担心前总统克里斯蒂娜代表的左翼民粹主义政府回归,将扭转马克里任下亲市场、财经频道亲商业的诸多政策,阿根廷股债汇市周一开盘后遭遇来势汹汹的“三杀”局面。

  事件发生后,阿根廷银行同业拆借利率飙升至90%-120%,上周五该利率平均水平为61%。

  阿根廷内政部长称,政府将致力于扭转选举局势。市场反应体现了政治不确定性和风险。

  过去几年,尤其是去年以来,阿根廷比索的贬值简直像“自由落体”。2018年5月3日,阿根廷货币比索暴跌8.5%,8月30日再次暴跌,对美元汇率单日跌幅超过11%,今年4月24日,阿根廷比索再度单日贬值超过3%。

  据环球时报,2014年,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还有8:1,2018年初达到了18:1,2018年5月就跌到38:1,如今,已经跌到了57:1。

  但是目前看来,阿根廷央行的干预行动很可能是把双刃剑,原因就在于阿根廷央行的“金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此前的2018年9月比索大跌时,IMF把阿根廷的三年期贷款计划规模增加70亿美元至570亿美元,但前提条件是阿根廷央行停止支撑疲弱比索的全面干预行动。

  2008年金融危机后,阿根廷经济遭受重创,汇率下跌、物价飞涨、民众抗议不断。为了应对危机,阿根廷政府不得不进行经济改革。上届政府先后将能源、铁路等多个领域的外资股份强行国有化,使得它与多个欧美国家关系降至冰点,激进的进口与外汇限制措施也使阿根廷一度遭到超过40个WTO成员国以共同声明抗议。

  而2015年上台的政府(现任马克里政府)一夜之间放开外汇管制,导致外汇储备大量流失,为抑制政府过度支出而大幅削减水、电、气等公共服务补贴,更是引发强烈的社会反弹。在马克里政府治下,阿根廷货币飞速贬值、失业率高达10%、通胀率超过55%。

  2018年6月,阿根廷与IMF谈判寻求金融援助,以美元储备为保障消除市场对其经济前景的疑虑。IMF执行董事会批准向阿根廷提供3年期500亿美元贷款协议。作为贷款条件,阿根廷需加快削减财政赤字的步伐。

  2019年以来,在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持续趋向宽松的背景下,全球流动性紧张状况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国际资金开始回流新兴市场国家,使得那些曾在2018年因美联储持续加息而面临严重货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压力的国家得到了喘息之机。

  2019年上半年,俄罗斯卢布、南非兰特和巴西雷亚尔均扭转了此前的贬值之势,升值幅度分别达到9.3%、1.8%和1.0%。然而,阿根廷比索和土耳其里拉仍持续贬值。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阿根廷和土耳其两国国内经济和金融形势仍处于危机状态,高失业率、高通胀和高外债的局面仍没有明显改观。

  马克里上台以来,阿根廷仍然没有能够走出经济危机,货币大幅贬值、失业率高达10%、通胀率超过55%,都困扰着马克里政府。

  联合资信日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部分新兴市场国家仍面临较大的外债偿还压力及风险。

  “从外债币种结构来看,阿根廷、菲律宾、土耳其、乌克兰等国的外债中外币债务占比均达到90%以上,一旦美元升值,其偿债压力将会显著加大,面临偿债不确定性。

  从外债的期限结构来看,阿根廷、南非、财经频道土耳其、泰国等国的短期外债占比超过 30%,存在一定的短期偿债压力。

  从外债的保障程度来看,墨西哥、菲律宾、泰国等国家拥有充足的外汇储备,外汇储备对短期外币债务的覆盖倍数达到3倍以上,阿根廷和南非外汇储备对短期外币债务的覆盖倍数则不足1倍,只能更多依靠再融资来满足偿债需求。”

  联合资信提出警告,对于那些外币偿债压力较大且外汇储备不足的国家而言,一旦全球融资环境发生变化或本国货币出现大幅贬值,其爆发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将大幅上升。财经频道外币偿债压力较大且外汇储备不足,阿根廷无疑具备这两项条件。

  市场人士指出,阿根廷金融市场动荡根源在于该国国内存在危机,同时叠加了超预期的事件性因素冲击,具有内生性、偶发性,短期或许对周边市场有外溢效应,但预计不会造成大面积的传染。新兴市场货币再现集体暴跌的可能性小。

  前述联合资信报告也指出,随着全球央行货币政策持续趋向宽松,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融资及债务风险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融资条件比之前宽松。

Copyright © 2002-2013 欧花坎地方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